不只醫護,他們也辛苦【10】— 速食店篇

記得筆者小時候,速食常被冠上垃圾食物、肥胖的標籤;近幾年隨著各種食安問題被爆出來,清楚標示的成分、與嚴格透明的衛生控管,讓速食業逆轉勝,成為許多外食族的首選;小時候的印象,有吃又有玩的就屬麥當勞的遊戲區(雖然滿110公分後就沒再進去了),慶生party、糖醋醬酸酸甜甜的滋味、兒童餐的玩具驚喜…都成為很多人的美好回憶。

疫前情後前後對速食店這一行的差別

疫情發生之後,許多消費模式都改變,為了減少接觸風險,透過速食店本身外送、Uber Eat、Food Panda點餐的顧客大幅上升;未開放式內用餐的時期,店員們不需像以前那樣端餐盤上上下下補送餐點,比疫情之前少爬了很多樓梯。

也有許多通勤族會透過點餐車道(如麥當勞得來速)取得,尖峰時刻一台接一台的術語叫做「連車」,筆者就曾經目擊得來速排隊排到馬路上,大約有二十台車!這時候就是全員備戰、繃緊神經的忙碌時刻。

速食店這一行的酸甜苦辣

在速食店上班,可以碰上各式各樣的顧客,例如

1)我行我素型:開放內用後須要配合防疫距離用餐,但違背規定不照位子坐、擠在一塊的大有人在;

2)緊繃爆炸型:曾有民眾為減少接觸金錢,使用悠遊卡付帳,隔天跑到店裡大聲咆哮,說店員偷了他的悠遊卡,就連調出監視畫面還不肯罷休;

3)惱羞成怒型:脫下口罩的駕駛在得來速點餐時,未戴起口罩、也不配合掃描實聯制,店員善意提醒時,竟然還惱羞成怒飆罵髒話、作勢攻擊。

4)出爾反爾型:得來速的顧客,核對完餐點之後,到下一個窗口結帳時,竟然要求改單全部重新點。(當時正是「連車」的尖峰時刻,令人相當配合店員的修養。)

5)要求順便型:有不少的得來速顧客,會遞出車上的垃圾,請店員「順便丟一下」。

6)發動突襲型:不論是接過餐點或找零時,都有顧客竟然拿出酒精先對著店員的手噴灑之後,才敢接過東西,突如其來的舉動造成店員的驚嚇。(筆者認為這樣的行為頗為不尊重)

7)點餐傻眼型:例如詢問蛋捲冰淇淋要「手拿」還是「杯裝」,客人自創名詞「餅裝」(意思就是要甜筒啦!);或是我要一杯「一般的奶茶」、「一般的紅茶」,難道麥當勞有無菜單特製飲料嗎?也有老人家點了麥克雞塊餐,跑回來櫃台大罵說為什麼縮水這麼多,連骨頭都沒了!?原來老人家是想要點「麥脆雞」啦!也有人問「六塊雞塊與十塊雞塊差在哪裡?」、「等等用完餐能請妳們幫忙叫計程車嗎?」各式各樣令人哭笑不得的問題都遇過。

8)其實也是有許多溫馨的客人,會說聲辛苦了、或是特別節日如情人節快樂;也有得來速的常客,帶著「自己種的水果」來慰勞店員。

每天工作都可以接觸到各行各業、形形色色的人,無形中強化了自己的觀察、溝通、與臨場反應能力,夥伴間也培養出真摯的感情;許多店員在加入麥當勞後,因為工作看見更真實的樣貌、更喜歡這個企業文化,也推薦給家人朋友吃。

速食店常見的職業傷害

1)燙傷:幾乎一半的受訪者都提到這個職業傷害,例如薯站的炸籃、煎爐、或是熱騰騰的玉米濃湯;

2)割傷:玉米同湯是賣得非常好的產品之一,備料時被玉米罐頭的尖銳處割傷,也時常發生過;

3)喉嚨痛、沙啞:尖峰時刻又剛好站「一窗」,長時間不斷的說話,喉嚨自然不舒服。(一窗這是筆者最佩服的崗位,因為透過對講機幫A車點完餐,接著A車開到窗口結帳時,邊點收、找零,還要同時幫後面的B車點餐);

4)靜脈曲張:不論是櫃台、備餐、得來速,工作長時間久站,導致腿痠、甚至靜脈曲張;

5)長痘痘:廚房的溫度較悶熱、在加上口罩的關係,有些店員會長青春痘。

給速食店員的小叮嚀

1)小心再小心:相信速食店這樣的國際企業,流程、設被肯定經過無數次的優化,但薯條終究還是用炸的、玉米湯一樣是燙的、罐頭一樣是銳利的,別因為趕時間而讓自己燙傷、割傷,否則動作更慢、休養更久,欲「速」則不達。

2)定時飲水:不斷講話的櫃台、悶熱的廚房,記得補充水分,減少不適。

3)穿壓力褲、彈性襪:幫助下肢血液回來,減少靜脈曲張。

4)調適心情:客人百百種,面對客人態度不佳、或太過無理的要求,當作是訓練自己的臨場反應,下班走出大門就別把負面情緒帶回家。

下一次,當我們從速食店帶走了便利、快捷、與美味,記得向辛苦工作的店員們,說聲謝謝、辛苦了!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