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正火,那些關於禁藥的大小常識


東京奧運正如火如荼的進行當中,而根據日前路透社報導,美國一位短跑女將在奧運選拔會時,以10秒86的成績脫穎出眾,卻被發現大麻檢測呈陽性,恐怕因此錯過東京奧運。另外東京奧運傳出有選手藥檢不利,我國選手名次有機會向前、再添一牌!

禁藥這個名詞,常常會跟各大運動賽事一起出現,到底禁藥有哪些?還有什麼行為是被禁止的?日前參加一場精采的禁藥講習,特別整理出一些簡單的概念,與大家分享。

課程由國立台灣體育運動大學-運動健康科學系所舉辦。一大早天氣非常好,抵達台體之後,從停車場一路到教室,沿路都安排了身穿藍色polo衫的學生,為與會的學員導引路線,並且用對講機通知哪些學員即將到達、請報到處提前準備(像極了美國電影裡面,隨扈用對講機通知說:老鷹抵達!老鷹抵達!的感覺XD)令學員感到賓至如歸,在在顯示主辦單位對於活動的重視。

我們沿著環形的走廊往教室走去,透過小窗戶好奇的偷窺著烈日下、差點看不到盡頭的操場、辛苦操練的選手,有標槍鐵餅跑步、還有凶狠嚴格的教練。

筆者回想起念軍校時參加的入伍訓,室外超過一定的溫度(印象中40度C),就會插紅旗,所有班隊都要停止豔陽下操課、鑑測,改為樹蔭下上課,並且強迫飲水,深怕入伍生中暑。

運動員似乎沒有休息與躲太陽的權利,而且有些人只能站著,似乎有著嚴明的倫理制度。豔陽底下,聆聽著教練罵人訓勉,在這樣襖熱的環境接受嚴酷的訓練,各個精壯黝黑,身體沒有半點贅肉,難怪我們的體育選手屢創佳績,但也藉此機會見識到他們辛苦的一面,國人真應該給他們更多的鼓勵禮遇

Opening由之前的前體委會陳全壽主委致詞,有一句話印象特別深刻:「你們可以發現,如果一個國家熱衷體育,這個國家國力肯定強盛!但如果國家熱衷_ _(消音,請自行填入),通常國力都不太強。」滿有道理的,哈哈。

接著由系主任洪暐博士介紹,他提到目前正在努力讓運動界、醫界整合,一起照顧運動員,目前規劃三大醫療網路使三區的運動選手跨區也能享有醫療資源,目前已和桃北部分院所洽談合作。相信對運動員來說,到外移地訓練醫療網的堅強的後援,必定能使他們更義無反顧地在運動場上揮灑。

重頭戲由「高雄長庚醫院運動醫學中心-周文毅主任」講解禁藥相關的知識。先介紹了幾個跟禁藥相關的組織,筆者舉兩個好記的例子:
World Anti-Doping Agency (WADA)世界反禁藥組織
National Anti-Doping Organizations (NADO) 國家反禁藥組織

接著周主任引用了WADA所公布的『2021禁用清單』(財團法人中華運動禁藥防治基金會有中文對照版可以閱讀)

主要有三大類:
隨時禁用的物質與方法(如:賀爾蒙生長因子利尿劑紅血球生成素…等等);
賽內禁用的物質與方法(如:興奮劑大麻素麻醉性止痛劑…等等);
特定運動種類禁用物質(如:乙型交感神經受體阻斷劑)。

詳細物質種類非常多、背後也各有其被禁止的原因,例如:

1)使用紅血球生成素,會讓體內的血紅素升高,提升運動員的表現;
2)像是舉重、拳擊等靠體重分級的賽事,使用利尿劑可以快速減輕體重而讓選手參加較低的量級;
3)亦可能藉利尿劑使尿量變多、而稀釋禁藥的濃度

眾所皆知的藥檢方法就是驗尿,而且要交出兩瓶,AB瓶的檢驗方式不同(很多選手栽在B瓶);此外運動員的血紅素也會抽血來檢驗。

不曉得讀者有沒有注意到,除了「物質」之外,禁用的還有「方法」。任何會改變血液成分的方法都會被禁止:

1)有些選手使用禁藥之後,會透過點滴輸液來稀釋禁藥濃度,因此在12小時之內打的點滴,不得超過100cc(一罐樂多的量),若有醫療需要必須有證明文件。
2)曾經有某國的隊醫,攜帶了個人型高壓氧艙到場,後來遭到禁止(一般的吸入式氧氣是可以的)。
3)隨著科技的進步,未來若是出現「改變基因表現」的方法,也是會被禁止的!

若是選手有退化性關節炎類風溼性關節炎僵直性脊椎炎自體免疫疾病等等,需要使用可能影響藥檢的藥物時,則必須準備由醫師填寫的TUE(星期二的縮寫)Therapeutic Use Exemption治療用藥豁免

選手拼命表現、觀眾嘶喊打氣,運動賽事一直是眾人關注、與著迷的。因此面對藥檢,不論選手或是醫師,都必須非常謹慎,就曾經發生醫師不知道來看感冒的是位選手,結果綜合感冒藥裡的Pseudoephedrine(偽麻黃素)造成選手藥檢的困擾;筆者之前看診,也遇過運動員前來求診,在開藥時患者特別提醒說自己是選手,請醫師避開會有爭議的藥物,善盡提醒的責任,是個專業素養十足的運動員。

簡單整理了關於運動賽事禁藥的常識與大家分享,大家一起瘋東奧、一起為中華健兒加油!!!

臉書留言

一般留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